海上英伦

海上英伦

关于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勋花移山/南薛北张
最近淡了阴阳师和APH,前者不站任何组,后者偏博爱

二月第一篇。

颂(Song)系列第一篇。

BGM:唐禹哲-放过你自己吧

注:“【歌词】”“[信息内容]”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交往三年了。

他从大学生变成了摄影师,亚瑟成为了设计师。

这三年里他们当然有过争吵——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交流感情的独特方式,而在每一次冷战期间,总是阿尔弗雷德主动道歉,亚瑟嘟囔着“下一次绝对、绝对不原谅你了”和他和好。

他曾经以为他们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


【哪里有完美的词汇

比沉默更适切

嘲笑现在的我们

不爱却不面对

浪费时间太疲倦】


又是一次激烈的争吵,起因不过是亚瑟和他针对一张照片,亚瑟从设计师的角度认为构图很好,但摄影对象侧重点不对;而阿尔弗雷德坚持认为在自然光线下这样才是最好的。

两人争辩到最后,话题已经远离了最初的那张照片。

阿尔弗雷德无法理解亚瑟为什么会把他每一次因为工作原因违约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然后用最冰冷的语句加以讽刺;亚瑟无法接受阿尔弗雷德就因为他的违约是所谓的情有可原而从不放在心上,甚至还反问他为什么总是那么斤斤计较。

最后,亚瑟站起身,努力克制住语气里的颤抖:“我们,还是分手吧。”转身出了他们合租的房子,狠狠关上了大门。

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双手插在自己一头灿金色的短发中,低着头看着地面。


他们还是和好了。


但他们的友人,王耀,在到二人家中拜访后,在电话里对亚瑟道:“你们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和对方在一起呢?”


[亚瑟,今晚我要留在工作室整理到时候要展出的作品,不回来了。]

[嗯。]

[亚瑟,你今晚要吃点什么,我等一下会经过超市。]

[无所谓。]

[亚瑟,今晚我要和弗朗西斯去参加同学聚会,晚饭你自己解决吧。]

[好。]


[亚瑟,我等下就回来,你帮我开一下门,我拎了好多东西。]

阿尔弗雷德看着短信,抬头看着紧闭的大门,苦笑一声,将手上为亚瑟买的生日礼物放在地上——不顾它们因此沾染了灰尘,打开门,迎来了一片漆黑与寂静。

将所有东西扔在茶几上,他仰躺在沙发上。

“亚瑟,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宁愿你狠狠地分手

我反而会更感谢

如果做不成朋友

也至少很乾脆

全都是因为自以为】


两年前。

“亚蒂亚蒂!后天hero的篮球赛,你一定要来看啊!”顶着一根精神奕奕的呆毛,阿尔弗雷德扑到亚瑟背后,一把抱住了他。

亚瑟一惊,差点手抖把正在打的论文删掉,迅速点击保存,没好气地偏过头道:“后天我们实习教师要开会,没空!”

阿尔弗雷德就着拥抱的姿势蹭了蹭亚瑟,在后者耳边低声道:“可是hero想让亚蒂看到hero帅气的一面呐,会议什么的,对亚蒂来说,有我重要吗?”语气里带着些委屈。

“不、不要凑那么近啊笨蛋!”耳根和脸颊迅速烧起绯红,亚瑟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不会逃掉会议去看你的球赛呢!绝、绝对不会!”


比赛当天,阿尔弗雷德望着观众席上那个戴着帽子、只漏出一点金色发丝的人,一边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边用力挥了挥手:“Hey!”

“白痴!笨蛋!干嘛冲这边打招呼啊!”亚瑟捂住自己的脸,想低头掩饰,在听到比赛开始的哨声后又忍不住抬头望向球场。

“就、就看一眼……”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却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身影后,再也移不开视线,紧紧跟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眼中全是爱慕与骄傲。

那个在球场上驰骋着、惹得无数女性观众尖叫、男性观众叫好的人,是自己的男朋友啊。


【放过你自己吧

诚实一点面对

过去的甜蜜安慰

全都是自以为】


“亚蒂,你怎么了?”阿尔弗雷德看着缩在宿舍角落,一声不吭的亚瑟,走过去有些担心地问。

亚瑟垂着脑袋,声音中带着些许哽咽:“我……我没通过考试……考官说、说我不适合做老师……要我赶紧放弃……不、不要浪费资源……我真的很、真的很喜欢这个职业啊!”

阿尔弗雷德蹲下,将亚瑟拥在怀里,感受肩上逐渐晕开的温热,努力用他拙劣的表达安慰着:“不要因为别人说的话而质疑自己的能力啊亚蒂……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优秀的。我一直都很羡慕你,羡慕你可以跳级完成学业,羡慕你可以一边打工一边将论文写得完美无缺,羡慕你总是能一眼指出我从未意识到的错误……你看我也有过考试挂掉的时候,我也过得很开心嘛……”

“笨蛋!我才不要像你一样没心没肺,考试挂掉还跟个白痴一样笑嘻嘻地跑出去和别人打球打到天黑还差点赶不上晚饭!”亚瑟破涕为笑,森绿的眸子里映出的满满都是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放过你自己吧

勇敢一点面对

不如好好地说再见】


“王耀说在中国夫妻间有七年之痒……可是我和亚瑟在一起才三年……为什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阿尔弗雷德喃喃着。

卧室里,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裹起来的亚瑟听着门外阿尔弗雷德的话,咬着牙,捂住自己的耳朵,却止不住那些略带咸涩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个分属两人的不眠之夜。


【我的感觉如此强烈

我也不是毫无所谓

其实我一直也会想念】


因为自己的妹妹罗莎要结婚,亚瑟在两天前带上行李,坐上了飞往英国伦敦的航班,离开了美国,离开了阿尔弗雷德——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只有一张苍白无力的纸条,陈述着他们快要崩坏的爱情。


弗朗西斯来拜访阿尔弗雷德时,打开大门,客厅里凌乱得仿佛经过暴风雨洗礼,零食袋、可乐罐、包装纸扔得满地都是,各种换洗衣物铺在沙发上;打开卧室,浓烈的烟草气息让弗朗西斯倒退两步,捏着鼻子走进去,发现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指间夹着不知道第多少根香烟,烟头堆满了烟灰缸,甚至已经掉出来不少。

“我的上帝啊,小阿尔你是怎么了?小亚瑟只是去伦敦参加他妹妹的婚礼,你至于这样……”弗朗西斯还没说完,被阿尔弗雷德沙哑的声音打断:“亚瑟他……不会再回来了。”


【放过你自己吧

诚实一点面对

过去的甜蜜安慰

全都是自以为】


[婚礼还顺利吗]

[罗莎找了个好丈夫。]

[我还记得当年她和艾米丽为了在一起还偷偷地离家出走了]

[艾米丽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继续当她的上班族,成天抱怨着工资上司同事爱情]

[没有对象。]

[你觉得除了罗莎,谁能忍受得了她]

[但还是分开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短信,眼睛有些酸涩:是啊,就像你和我一样。


【放过你自己吧

勇敢一点面对

不如好好地说再见】


[我不回美国了。]

我知道。


[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是啊,我现在是一个人了。


[保重。]


[再见。]


碎碎念:“颂”取得就是“song”(歌曲)的音。这个系列的都是根据我听的某一首歌中获得灵感并写下来的。HEorBE当然是根据歌曲本身来定。

P.S.作为一个未成年单身狗,谈恋爱情节全是历史的尘埃幻想出来的,所以在性格上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OOC——不用怀疑,那都是因为我奇怪的偶像剧看多了ORZ

评论(57)
热度(31)
© 海上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