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英伦

海上英伦

关于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勋花移山/南薛北张
最近淡了阴阳师和APH,前者不站任何组,后者偏博爱

这里是第N次失眠的敦宁……

发完欠条以后开始还债……

 @楠熊窝里都是南极熊 的点梗

关键词:血猎露×吸血鬼耀、OOC、文风崩坏

第一次尝试吐槽风的失败品TAT

OOC预警!一见钟情预警!耀君咆哮吐槽星人预警!

味音痴乱入

接受批评,但还请轻拍qwq敦宁心里承受能力是真的比较差qwq

可以接受的话↓


作为一名血统real纯正的吸血鬼,王耀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还是很为这个身份而自豪的。

但现在他却恨死了自己这个身份。

如果血统不纯正,那么那只该死的北极熊在窗户上涂抹的银就不会把他烫得满屋乱跳还痛得龇牙咧嘴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好吧其实也就是两个月前。

饿着肚子的王耀在人类的城市里游荡,寻找着可以下手的猎物。

空气微微振荡,王耀琥珀色的眼眸瞬间变为暗红色,腰向后折,一枚水银子弹擦着他的鼻梁飞过,留下浅浅的血痕和灼烧感。

王耀不敢看过去,侧身跑进一条小巷,夺路狂奔。


TMD老子饿了半年多了好不容易来趟人类城市想着找个年轻妹子吸点血充饥就好怎么好死不死就遇见血猎了我王耀平时除了发高利贷催债以外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是不是上次给柯克兰的茶叶掺了树叶被他发现了然后对我下了诅咒啊啊啊啊?!

以上是面无表情的王耀的心理活动。


伊万很郁闷,非常非常郁闷。

自从第三次圣战结束,人类和血族签订了《互不侵犯平等条约》,血族被允许在人类城市中生活只要不伤人以后,血猎工会的日子过得是越来越苦,他们这些血猎不得不靠做点小本生日来讨生活。

他也不例外,白天刚把新进的一批水管卖完。

啊?你问他为什么卖水管?因为他的武器就是一截银制水管,所以对水管谜之热爱。

好不容易遇见个不会伪装气息的菜·鸟·血·族,一发本来应该必中的子弹却被轻易躲过,对方甚至一点犹豫都没有地直接逃跑,还偏偏挑选了四通八达错综复杂的街巷。

把围巾多绕了两圈,伊万拿着自己的配枪紧追着眼前那个瘦削的身影,目光却不由自主地随着身影脑后马尾的摆动而摇晃。


王耀一边跑一边寻思着,自己也没(来得及)伤害人类,这个血猎干嘛跟追债似的穷追不舍?这样想着,他一个急停,后面的伊万没来得及刹住车,“砰”一声巨响,差点把他给撞飞嵌墙里抠都抠不下来。

“你怎么不跑了?”伊万歪着头问。

“我干嘛要跑?”王耀稳住身体,回头道。

“露西亚是血猎啊。”伊万觉得王耀的问题简直莫名其妙。

“你是血猎我就要跑?”王耀觉得伊万的问题更莫名其妙。

“不然呢?”伊万看着对方无辜的暗红色眸,突然有些词穷。

按照《互不侵犯平等条约》,我是可以出现在人类城市的。按照新版《血猎基本规范十条》第一条,在我没有伤害人类的情况下你们血猎禁止动手而你刚刚还朝我开枪。按照新版《血族六戒律》第三戒律,我可以在有血猎攻击的情况下予以还击,这叫正当防卫——虽然我还没来得及还击。”王耀道。

伊万被王耀连珠炮般的发言唬住了。一向发现血族必杀的他却发觉自己对面前这个个头不高、黑发红眸的血族完全没有杀意,握紧枪的手指也松开些许。

“综上所述,我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你那一枪,但麻烦你让让。”王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你要干嘛?”伊万下意识问。

“回家睡觉!”王耀没好气地说完,从伊万和墙壁的缝隙中挤了出去。


看着王耀离去的背影,伊万心里一动,问道:“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关你屁事!”

“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关我屁事!”

“……”


“所以,你就来找哥哥我了?”弗朗西斯差点把刚喝下去的红酒喷出来。

伊万点头:“你知道他是谁吗?”

弗朗西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伊万,忽然笑得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不会……喜欢那个血族吧?”

“嗯。”伊万答应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毫不犹豫大义凛然英勇就义奋不顾身……哎等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算了不管它。

被伊万的直白吓得愣了两秒的弗朗西斯反应还是很迅速的,拿出手机迅速拨打电话:“是小亚瑟吗?啊?小阿尔?哥哥我找小亚瑟有事。哥哥我是那种人吗?!喂我说小亚瑟,你认不认识一个黑发的纯种血族?具体一点啊……”弗朗西斯立刻转头看向伊万。

伊万向他比口型:“不——高——很——瘦——很——好——看——”

“个子很矮、和你一样、比你好看。”


弗朗西斯翻译机,不要一千八,只要九九八,弗朗西斯专业翻译机带回家。


“大概是他吧。啊我没说什么我说他和你一样!好了没事的话哥哥我就挂了,拜,(づ ̄ 3 ̄)づ”弗朗西斯冲听筒飞了个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并对他的耳朵进行咆哮摧残之前挂掉电话。

一截水管横在弗朗西斯脖子前:“谁?”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弗朗西斯举起双手,“你也是小亚瑟也是,怎么脾气都这么急躁呢,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哥哥我都被你们威胁多少次了。哥哥我怎么这么惨QAQ”

拿出手帕默默咬。

“小亚瑟说应该是王耀,一个来自东方的纯种血族。小亚瑟也是纯血统,他说的应该没有错。”


伊万认识亚瑟,原因很简单,后者的对象阿尔弗雷德是伊万不共戴天的死对头。在遇见王耀之前,伊万一直坚定不移地唾弃阿尔弗雷德不顾血猎身份和一个血族在一起的行为。

然后现在他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啪啪的,听着都疼。


于是伊万开始了孜孜不倦的追耀之旅,并成功让王耀在他的死缠烂打胡搅蛮缠软硬兼施各种卖萌的强力攻势下答应和他交往。

然后当王耀再次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伊万家里,门窗都涂了银,连马桶下水道也不放过。

我在他心目中究竟是个什么形象才会让他有我会从下水套逃出去的想法的啊?!王耀无奈无语加崩溃地在内心咆哮着。

想着随遇而安的王耀跑进厨房,想要给自己做点人类的食物凑合一下,结果发现,餐具、容器、锅铲、锅柄——全TM是银制的。

当伊万打开门时,迎面而来的就是来自王·不下厨会死·耀的怒吼:“一碗不辣金丝鸡你TM到底想怎样不让老子出门就算了在下水道抹银就算了你连厨房里也到处都是银制品你是想逼死我还是逼死我还是逼死我?!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现在老子连自由都不要了但是你TM居然不给老子下厨!?明天你要不把它们换成其他材质老子就死给你看!!!放老子出去老子要去装逼一整夜啊啊啊啊!!!


伊万忽然感到了一股名叫“下厨”的情敌的威胁。


伊万同志,你要走的(追耀之)路还很长啊。


碎碎念:囚禁和马桶抹银梗来自麦冬太太的《The Last Sleep》

评论(28)
热度(68)
© 海上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