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英伦

海上英伦

关于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勋花移山/南薛北张
最近淡了阴阳师和APH,前者不站任何组,后者偏博爱

敦宁人生第一次写联文,有点紧张(+﹏+)~

#光想标题就想了半天的俩取名废#

关键词:中世纪、村民米、吟游诗人英


炎热的夏季里,就连牛羊也只想趴在一个阴凉的地方不再动弹,更何况人呢。阿尔弗雷德将绳子绑在树干上,让牛乖乖的待在这块地方,然后自己挽起袖子坐下,拿起草帽“呼沙呼沙”的扇风。

——真是要人命的天气。

他这么想着,却发现一个人在他旁边坐下,他看了下来人,惊呼:“亚瑟?!!你又来了啊!”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足以让旁边正在农作的人们注意到了。


“快看快看是亚瑟先生啊!”

“亚瑟先生又来了!”

“我去把弟弟叫过来,他一直闹着还想听故事呢!”


亚瑟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可能是人多温度上升的缘故吧,阿尔弗雷德现在十分的烦躁。

“好了好了,”亚瑟笑着拿出了鲁特琴,“那么,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呢?这次轮到阿尔来提了吧。”

阿尔弗雷德十分高兴的说:“当然!我可是等很久啦!亚蒂总是讲爱情故事,讲一讲英雄的故事吗!”

“就是啊就是啊,英雄的故事!我们要听英雄的故事!”村里的小伙子们都附和起来。

“嘛嘛,真是没办法,”亚瑟试了下鲁特琴的音,“今天就给你们讲讲英雄贝奥武夫的故事好了。”


随着轻快的鲁特琴声,亚瑟清了清嗓子,他那清脆独特的嗓音就传进众人的耳朵里。


“Now Beowulf bode in the burg of the Scyldings,

leader beloved, and long he ruled

in fame with all folk, since his father had gone

away from the world, till awoke an heir,

haughty Healfdene, who held through life……”


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这个故事之中,只有阿尔弗雷德,他专注地看着全身投入歌唱的亚瑟,不由得开心起来。


——我一定是走火入魔了。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

( @丧小狐 )


亚瑟是在几个月前来到美亚村的。

他戴着一顶斗篷,身着灰色长袍,步履匆匆地走进美亚村,却正好撞上了准备去麦田里寻找丢失的项链的阿尔弗雷德。


“抱歉。”

亚瑟低低地说了一声,拍掉身上的雪就准备继续前行,手腕却忽然被拽住。

“约瑟夫爷爷说这雪还要持续好几天,你穿这么少赶路,会感冒的。”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这么做,“在我家休息两天吧,雪停了再走。”

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拉着亚瑟进了家。


坐在椅子上的马修听到响声,抬头望向门口,温和地笑道:“阿尔你又把别人强行带回家里。真是对不起了。我是他的哥哥马修。”

亚瑟摘掉斗篷,露出沙金色的短发和森绿色的眼眸,同样礼貌地说道:“我叫亚瑟。感谢您能允许我在此稍作歇息。我没有什么钱财,请让我讲一个故事作为报答吧。”说着他向背后伸手。

阿尔弗雷德这才注意到他背着一把鲁特琴,从琴弦和琴身不难看出主人平日有多么爱惜它。


看着拿着轻轻拂过鲁特琴的亚瑟,阿尔弗雷德无端想到了约瑟夫爷爷给自己说过的,拿着竖琴的天使。


——我一定是中邪了。

他的想法一闪而逝,而亚瑟清脆独特的声音在乐声的伴奏下响起。


“……夜的最初三小时已逝去

每颗星星都照耀着我们

我的爱情来的多么突然

至今想起仍震撼我心魂

我觉得爱神正酣畅,此刻她

手里捧着我的心;臂弯里

还睡着我轻纱笼罩的情人

他唤醒她,她颤抖着驯服地

从他手上吃下我燃烧的心

我望着爱神离开,满脸泪痕……”


手指离开琴弦,余音缓缓流转于空气之中,渐渐消散。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还没有说话,他们的木门已经被推开,众人纷纷涌入,挤到亚瑟身边,七嘴八舌地开口了。


“这简直是天籁!”

“我从来没有听过那么美丽的故事,还有那么美妙的音乐!”

“您可以留在美亚村吗?”


不满的情绪蓦地出现在阿尔弗雷德脑海,他猛地站起身,推搡着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好啦好啦亚瑟他要休息了!”


马修望着赶人的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对亚瑟道:“您是吟游诗人?”

“是的。”亚瑟并没有对此作出隐瞒,“前些日子乘船来到这里,没想到这里也在下雪。”

“美亚村远离城市,也不用考虑那些国王们的动作。”马修忽然说道。

亚瑟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的确如此。这几天,还要打扰你们了。”

(@我自己)


碎碎念:事实上我差点把灯泡都写出来了ORZ对中世纪一无所知的敦宁是比较二逼且逗比的XDDDD阿丧的诗歌来自《贝奥武甫》,敦宁的诗歌来自《新生》

评论(32)
热度(23)
© 海上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