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英伦

海上英伦

关于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勋花移山/南薛北张
最近淡了阴阳师和APH,前者不站任何组,后者偏博爱

天使与恶魔,OVER

依然是写得特别爽剧情火葬场系列ORZ←←←高亮!!!

米厨看完请不要打我QAQ【顶锅跑】

不是太明显的法加出没


“听说了吗?上帝想要造出一种叫做‘人’的生物呢!”

“知道知道。据说‘人’拥有极高的智慧,而且上帝想要让他们称为大地的主人。”

因为接触不到阿尔弗雷德而整日在地狱中飞来飞去的美国忽然听到几个恶魔的讨论,当下收起翅膀,降落在他们旁边,问:“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其中一个恶魔惊讶地说:“你不知道吗?上帝要造人了!”


英格兰眯着眼睛,背后的桃心恶魔尾无意识地上下摇摆:“撒旦的堕天,似乎就是因为拒绝参拜第一个人类‘亚当’。按照这么说,阿尔弗雷德短期内恐怕就会掀起天堂的战争了。”

“Hero也想去看看。”美国望着地狱的天空,“可是亚瑟好像一直不希望看到阿尔弗雷德堕天。”

“那是当然。”

亚瑟清冷的声音响起,脸色难看的他走进英格兰和美国的住处:“奥利你难道忘记了,当初艾伦堕天的过程了么?阿尔弗雷德……他生来属于光明。我得到消息,米迦勒已经按照上帝的指示,带着亚当去见天使们了。”

美国看了眼自己身后的恶魔翅膀——他对于堕天的过程可谓一无所知,面对亚瑟也只能选择沉默。


弗朗西斯看着冷着脸的阿尔弗雷德,苦口婆心地劝道:“小阿尔,你也知道上帝有多重视人类,虽然是后来者,但亚当现在可是被封为‘弥赛亚’,向他参拜也是应该的。你这样,若是惹得上帝动怒……”

阿尔弗雷德看都懒得看他:“米迦勒,为什么一定要我参拜他?我是绝对不会参拜人类这种卑劣、并且比我晚出现的生物。在他诞生之前,我就已经存在了,他才应该要参拜我。不要劝了,我不会去的。对了,加百列的态度呢?”

“加百列?”弗朗西斯提到这个名字时,瞳孔有着明显的收缩,随即神情自然地继续说道,“他当然是遵从上帝的指示,参拜了亚当。”

“那我就更不会参拜那个人类了。”阿尔弗雷德冷笑一声,“可惜我不能亲眼看到他对着人类下跪的样子,真是太可惜了。”

弗朗西斯敏感地察觉到阿尔弗雷德情绪的不对劲,连忙说道:“路西法你要冷静,你现在的想法很不对劲,太负面了。更何况你拒绝向亚当参拜,若是引起上帝发怒,你很容易被贬堕天的。”

“米迦勒,当初是加百列杀死的马修。”阿尔弗雷德一句话让弗朗西斯哑口无言,“虽然其中也有亚瑟·柯克兰的缘故,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我不会违抗天堂的规定对他动手,但也不要想我能与他和平相处!告诉乌利尔,我要去第五天荒凉废墟。”

说完,洁白羽翼展开,带着阿尔弗雷德飞离了弗朗西斯的视野。


握紧双拳,弗朗西斯眼底却也是杀机暗涌:“加百列……”


牵引我们的线绳抓牢在魔鬼的掌中

我们向可憎的事物去寻求魅惑

毫不畏惧地穿越过无边黑暗

每天我们朝地狱进一步陷落

——波德莱尔《恶之花》序诗


路西法公然率领荒凉废墟中的罪天使及天堂中三分之一的天使叛变,炽天使加百列及天使长米迦勒率领左、右翼天使军迎战。


“阿尔弗雷德你疯了!”弗朗西斯怒吼,“上帝不会饶过你们的!”他手中握着由火焰组成的红色十字架,不断凝聚出道道火光攻击叛军。

伊万笑眯眯地说:“万尼亚早就知道,路西法不安好心呢~噗呼呼~”担任整个天堂警戒工作的他自然是最先发现叛军的,当时就用他的冰杀死了众多罪天使,此时更是让冰与水飞速切换,诡异而强大的手段让他成为战场上最可怕的天使。

阿尔弗雷德自始至终都异常冷静,手中不断浮现冰棱与冰镜,被誉为“明亮之星”的他的力量自然冠绝天堂,但蚁多咬死象,此时他也是依靠着诸多罪天使的帮助才能勉强以一敌二。


这场持续三天的天堂战争,最终以路西法一方的失败为结束。

弗朗西斯手中的红色十字架升起,逐渐释放出强光,照射在阿尔弗雷德及叛军身上:“尔等,宣判有罪,自圣灵册上除名,堕入永劫的无底洞Abyss。”

一道惊天霹雳划过,将众堕天使打落天堂。


“弗朗西斯,干得漂亮。”阿尔弗雷德作为力量最强大的路西法,自然是最后被打落天堂的。他嘴唇微微翕动,眼底带着濒临疯狂的喜悦。

在第三天的战斗中,身为加百列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被众多罪天使包围,而米迦勒却因为被路西法缠住无法脱身,最终导致加百列死亡——这是所有在场的天使和堕天使看到的场景。


“什么?!”地狱的消息算是灵通的,却也是在三日战争结束后,亚瑟才得知阿尔弗雷德等天使叛变,并被判有罪堕入Abyss。

亚瑟来不及通知奥利弗和艾伦,展开翅膀,风驰电掣地飞往Abyss的方向。


英格兰远远望着亚瑟的身影,道:“中国,你已经可以短暂控制那面镜子了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让美国那小子安分点,我尽力带你们过去。”中国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待到亚瑟赶到Abyss时,却看见艾伦和奥利弗两恶魔抬头看着上方:一个巨大的空洞出现在云层之中,血红色的光芒照射下来,隐约可以看到一些黑点在以缓慢的速度放大接近。

“阿尔!”

亚瑟想要飞上去,却被那束光芒阻断了去路。


作为叛军的首领,身为路西法的阿尔弗雷德必须经历七天的“蜕变”才能完成堕天。


神圣的火焰再次燃起,原本如臂使指的力量完全失控,炙热的温度让阿尔弗雷德都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火舌逐渐蔓延全身,包裹住他身后圣洁的羽翼,每一片羽毛都在燃烧,属于天使的力量不断流失。他只能死死咬着牙,忍受着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神经的剧烈灼痛。

第一天——圣火焚烧。

亚瑟努力向上望着,拼了命地提升目力,也只能看见远远地有一个升腾着圣焰的光点。直觉告诉他,那就是阿尔弗雷德。

“为什么!”亚瑟不知道是在质问谁,“我想要阻止你堕天,我不想你经历五脏俱焚的折磨和剥皮断骨般的疼痛……阿尔弗雷德你这个白痴!”


当灼烧感退去,阿尔弗雷德意识仍然保持着清醒,但是浑身上下却已经惨不忍睹。原本雪白的翅膀完全黯淡了下去,想要调动体内的力量,却只能引起一阵剧痛。

正当他想要改变翅膀的朝向不至于逆风坠落时,羽翼和肩胛骨连接的地方骤然传来碎骨般的剧痛,让他一瞬间没有控制住翅膀,让它以一种奇怪的朝向指着天空。羽翼根部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阿尔弗雷德的翅膀仿佛是硬生生被折断一般从肩胛骨上剥离,那雪白圣洁的羽毛一根根随风化为尘埃散去。

没了翅膀作缓冲,阿尔弗雷德以更快的速度,几乎是向着Abyss砸去。但紧接着,完全无法忍受的痒感从原本连接着羽翼的地方传来,他几乎克制不住地想要伸手去挠,无奈强劲的风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哗”

庞大的墨色蝠翼展开,在每一道骨节的末端都是锋利的骨刺,闪着森冷的光芒。

“啊啊啊!!!”

从翅膀中传来的力量与体内已经无法调用的力量碰撞,两股水火不容的力量完全将阿尔弗雷德的身体当成了战场,不断争夺“领地”的同时也在疯狂破坏着,而他尚还属于天使的身体却不间断修复着。

第二天——剥离堕化。


第三天——风雪刮骨。

这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却比不上力量对碰来得痛苦。身为加百利的伊万制造的风雪完全不逊色于此时正钻入他体内不断刺激每一寸神经的冰冷。他的肌肉不自觉地僵硬,由内而外蔓延的寒冷虽然可以忍受,但身体还是情不自禁地在颤抖。


“现在是第三天。”中国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在英格兰和美国耳边响起,“还有四天,但是在第四天大部分堕天使就会进入深渊了,那个时候这道红光就没用了。但是你们最好拉住那个亚瑟,你们在这个时空的个体死了,你们便很难离开了。”

闻言,两人连忙将注意力放在了一直努力想要飞入红光中的亚瑟身上。

“……亚瑟,你先停下来。”英格兰犹豫片刻,喊道。“阿尔弗雷德还在上面!”亚瑟的眼眸红得快要滴血,“我不能看着他就这样痛苦下去!是我害了他!是我!”阵阵带着火焰的风吹起,亚瑟发间一对小巧的恶魔角在狂风之下暴露出来。

美国推了推眼镜(为什么没掉),歪头道:“英国,难道恶魔的角都那么小吗?”“啊?”英格兰没反应过来,顺着美国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了那一对恶魔角,“这个世界和我们所认识的天使恶魔不太一样,我也不好确认。”

“不用确认,”中国的声音再次响起,“亚瑟是‘贝鲁赛巴布’,只是这里的时间轴和我们所在的世界各文献中记载的时间轴不同。”

“贝鲁赛巴布?!”英格兰惊讶地重复道。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大概还没堕天,就会被生生折磨死。

他身上属于天使的装束完全消失,整个身体透着诡异的红光。突如其来的一阵极寒,让他感觉如坠冰窖,紧接着又是一阵火热,瞬间像是被扔进了岩浆。冷热交替,哪怕是属于天使的身体也逐渐出现了不可修复的伤痕,淡红色的血液滴落,随即化为虚无。

Abyss内渐渐飘浮起一片黑色的浓雾,目的性明确地向着阿尔弗雷德飘去,逐渐包裹住他支离破碎的身体,缓缓融入他的体内,开始以破坏的方式重组他的身体。

直到阿尔弗雷德从昏迷中苏醒,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堕落成了恶魔之躯,不再圣洁的同时带来了铺天盖地的罪恶感。

第四天——重组堕化。


红光随着黑雾的升起逐渐散去,慢慢的开始有堕天使落入Abyss,而亚瑟终于不再被阻拦,几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阿尔弗雷德身边。

“阿尔……”亚瑟还没说完,耀眼到让眼睛感到刺痛的光芒逼得他不得不远离了阿尔弗雷德,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体被来自天堂的神圣光束破坏,但却一次又一次地修复。破坏、修复、破坏、修复……仿佛是一个逃不出去的死循环。

亚瑟眼里的光芒逐渐暗了下去,最终归为一片死寂。半晌,他幽幽地说道:“阿尔,我以前认为,你是属于光明的,我只要能在地狱里远远地仰望你就好……而且,因为我的缘故,害死了马修,我本以为再也无法与你一起并肩飞行……以你现在的状态,坠入Abyss只会被那些已经无法控制自我的堕天使灭杀…”


英格兰和美国看到了令他们瞠目结舌的一幕:从地狱的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一波又一波的火焰浪潮,中心便是不再言语的亚瑟。那些浪潮的力量被亚瑟聚集,最终全部投入Abyss之中,凡是正在疯狂咆哮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堕天使,全部被毁灭得一干二净。

亚瑟看向英格兰和美国,那眼神让他们不由得感到心惊:“艾伦、奥利,阿尔暂时拜托你们照看了。我要暂时离开,很快回来。”话音刚落,两人只能看见一道红光闪过,亚瑟的身影便已经消失不见。

“不愧是贝鲁赛巴布……在路西法堕天前地狱的最强君主……”英格兰喃喃道。美国在一旁皱了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五天——圣光重铸。


直到第七天,亚瑟也没有回归。

而阿尔弗雷德堕天的第七天面临的,是不知持续多久的沉睡,与也许永无止境的禁锢。

英格兰和美国望着坠入Abyss的阿尔弗雷德,看着他被无形的力量带到一处巨石旁,一道道暗红色的锁链,一头深深插在巨石深处,一头死死禁锢住了阿尔弗雷德。最终,错综复杂的锁链完全封锁了阿尔弗雷德可行动的空间。


地狱的天空恢复往常那般阴暗,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空间逐渐扭曲,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地狱之中。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


碎碎念:

恶魔米英的后续故事请直接看向雨森太太的恶魔本☆

当初就是雨森太太恶魔系列里的魔王大人把我征服了的_(:з」∠)_里面英sir念着上面划线这一段内容的画面直接把我苏炸了_(:зゝ∠)_

无意冒犯宗教,还请多多包涵ORZ

关于堕落的那七天都是我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绝对绝对不要信ORZ

感觉味音痴的性格完全被阿尔和亚瑟的故事掩盖掉了,不开心不开心 ̄へ ̄

……好吧果然我是只文渣ORZ我会努力改进的(>﹏<)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没有看到一半大喊“这个lo主写得是嘛玩意儿啊不看了”然后果断右上角〒▽〒


一句话预告:

“小鬼,我在做海上霸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呢!”

评论(3)
热度(30)
© 海上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