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英伦

海上英伦

关于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勋花移山/南薛北张
最近淡了阴阳师和APH,前者不站任何组,后者偏博爱

感觉自己有一百年没有更新了→_→

主要是敦宁所在的高中一向以作业量闻名,每天写完作业不过凌晨一点那都叫作业量少,连手机上游戏的公会会长都把我踢了TvT

这次的更新来自晚上看新闻看到美中两国开会在巴拉巴拉那些官方又公式化的东西,镜头总是打在会议的国旗上(就是两面星条旗两面国旗交错摆着放桌子对面),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如果耀君和阿米跟着也在会议上会是个什么样子。

超级小短篇,赶时间之作ORZ

P.S.我觉得等我有时间慢慢刷lof,光太太们的更新我能补到明年年底TvT

P.S.虽然没时间但仍然默默地沉迷羽皇盛世美颜,沉迷我昀不可自拔←_←

WARNING:金钱组!金钱组!金钱组!CP洁癖慎入!!!

P.S.然而并没有任何明显表现,就是两国凑一块唠嗑互怼。


“美中关系是世界上……”


中国坐在角落,呵欠连天地听着自己的领导人(上司这个称呼还是给龙吧)跟对方进行“亲切友好的”对话——那些话他自建国以来听到现在,除了内容随着国力增强有改动之外,表达就从来没变过,官方得他听得都快睡着了。


“吸溜——吸溜——吸溜——吸溜”


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中国看向站在一旁喝着可乐手里还拿着汉堡的美国:“你就不能不要在正式场合吃你的垃圾食品吗,这是人类的会议,不是国家意识体的联合国会议。”

“有什么关系嘛!汉堡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难得的,美国特地压低了音量说道。


英格兰真是世界上最失败的监护人。中国心想。


虽然看这小子很不爽,但中国还是顺水推舟转了话题:“也不知道这是你现在这位上司倒数第几次和我的领导人对话了,没记错的话,明年一月那位先生就要正式走马上任了吧。”

“噢我的朋友,”美国在听到他提起新上司的瞬间觉得自己胃痛得跟面对意大利的德国一样,“不提他我们还能聊。”

颇有些恶劣地勾起嘴角,中国道:“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可聊了,更何况这里也没有瓜子给我嗑。你家总统大选我的人民乃至全世界看热闹看得可开心了,不过自从他当选之后在你家的我的人民可遭受了不受排挤(注1)。”

美国深吸口气:“王耀你真是……好吧好吧hero好像的确没什么别的东西能跟你聊得起来。我当初还以为我要迎来第一位女上司了,后来我以为我要迎来一位非人类的上司了(注2),但我现在只希望他别是我最后一位上司。”

“梗玩得很溜啊阿尔弗雷德,”王耀跟着他称呼人类名字,“不过你放心,以你超级大国的实力还不至于四年……咳,八年就走向灭亡,顶多就是从老大变老二可能有些憋屈(注3)。”

将最后一口汉堡丢进嘴里,阿尔弗雷德吸了一大口可乐,含糊不清地说:“得了吧,我衰弱了你又能好到哪里去,难不成你认为那头北极熊会乐意看到你顶替我的位置?更何况hero可不是之前那些国家,超级大国永远会是hero的头衔。”

王耀笑眯眯地一巴掌拍在他背上,看着阿尔弗雷德被可乐呛得咳嗽,道:“我们三个还是继续保持三角结构比较好,毕竟都不愿意看到一方独大——两边之和总归是大于第三边的。我只是想帮你咽下去,不小心呛到你了抱歉啊。”


“另外,提醒你一句,盛极必衰是一句亘古不变的真理,没有国家能逃过命运。”王耀说完,老神在在地靠在靠背闭上眼睛小憩。


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语气倒是满不在乎:“这番话亚蒂都跟我讲了多少遍了,hero听得快吐了,没想到王耀你也要跟我讲。行了行了你们这些上千岁的国家,别拿你们的经验教训倚老卖老欺负hero历史不及你们长。当初hero独立的时候你们有谁想过我能成为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

他湛蓝的眼眸因为光线的原因显出暗蓝,镜片的反光恰巧挡住了部分:“历史绝对不可能一成不变,hero从来不相信命运。


眼睛睁开,琥珀金的眼眸懒懒地扫过去,王耀觉得自己又困了:“好好好,我们亲爱的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阿尔弗雷德,能照顾下老人家的状态吗,听这些话你也不觉得困。我没什么心情听你发表关于‘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论文,当然如果你能用中文演讲或许我能有点兴趣。”

“知道你听得懂中文,送你句话——”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注4)


碎碎念:

注1:来自@英国那些事儿 的微博,详情请走我是一个连接

注2:指当初大选的时候美国网友忍无可忍发起的#VoteForDog的话题,详情请走我还是一个连接

注3:局座的微博预言,因果律武器阿米就问你怕不怕233详情请走我仍然是个连接

注4:百度知道里有网友进行了解释,敦宁的看法是——哈姆雷特√

评论
热度(15)
© 海上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