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英伦

海上英伦

关于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勋花移山/南薛北张
最近淡了阴阳师和APH,前者不站任何组,后者偏博爱

真正的2016年来啦~\(≧▽≦)/~

首先在这里敦宁祝民那桑新年快乐,学习进步,生活开心O(∩_∩)O

关键词:新年贺文,国设,无CP

P.S.他们沟通用的是英语


“中国你家真的不是,咳咳,一般的人多啊……”英格兰被美国拽住手腕,才避免了被来往的人流冲走的可能,但上面已经隐约浮现了淡红色,痛楚也传到了他的感知中。

法国一边背对着英格兰,一边四处张望着:“加拿大到哪里去了?”

“我在这里啦……”细弱的声音飘出。加拿大就像夹心饼干的馅一样被他和英格兰挤在中间,抱着的熊二郎都快被挤到变形了。

法国连忙倒退一步:“啊啊啊加拿大不好意思没看到你。哎哟哥哥我的脚!”在他向后退时,一个路过的行人不巧一脚踩在他的脚腕上,抬头发现自己踩的是外国人后,行人连忙说道:“Sorry sorry.”

待到行人走过,法国才有些愤愤地说:“哥哥我看起来那么像那个粗眉毛家或者是美国家的人吗?!我要听法语!法语!”

全程淡然自若,身边像笼罩着“凡人止步”的气场一般的王耀开口道:“他能跟你说声sorry就不错了,法语的话我并不认为你能在这里碰见懂的人儿。还有,美国你别想拉着英国去吃烤鱿鱼,有那个钱不如先把你的债还了。”


时间:公元2016年2月7日

地点:中国妖都天河花市

人物:中国、美国、英格兰、法国、俄罗斯等六人

起因:国家意识体们这一次的国际会议交给中国主办,而中国选择了在妖都召开

经过:开完会后中国提议去逛花市,体验中国人的农历新年

结果:除中国外五个国家意识体面临着被挤成照片的大危机


“啊,hero又活过来了。”美国心有余悸地看着花市里的人山人海,突然觉得自己还没因为缺氧窒息真是一个奇迹。堂堂世界hero(自封的)、超级大国意识体,因为人太多导致缺氧窒息——这种事说出去会被笑死的,尤其是英国。

俄罗斯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掰下来的水管,笑眯眯地看着人群,道:“露西亚真的好想看到他们哭着朝我瑟瑟发抖的样子呢,呵呵^L^”因为身材高大,他已经不止一次被路人手里拿着的桃花、百合、风车,还有头上戴着的翎羽抽到脸了,围巾也差点被枝桠勾破。

中国一本正经地教育道:“俄罗斯,你不能这样做,要善待我的国民。”“好吧~中国是露西亚的朋友,中国的国民也是露西亚的朋友,露西亚不能伤害朋友。”俄罗斯认真地说,神情像极了一个大孩子。

法国指尖绕着自己的金发,另一只手揽着加拿大,看着中国:“所以呢?带我们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活受罪吗?还是在发泄对我们的不满?”他蓝紫色的眸中深藏着冰冷。


“今天是我家的除夕夜,马上要过年了。”中国看着偶尔会被烟花点亮的天空,望着那空无一物的深蓝夜幕,“伊万、亚瑟、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还有马修,新年快乐——以王耀的名义。”

他的侧脸被一瞬炸开的火光照亮,橙红色映在脸上,离他最近的俄罗斯似乎连汗毛的微微颤抖都能看清。中国的眼睛也被点亮,原本深邃得望不见底的黑眸泛起了灿烂的橘色,就这样望着黑夜。


第一个打破沉寂的,出乎意料,是加拿大。他烟紫色的眸中带着与生俱来的温润与柔和,在绽放的白色烟花照耀下闪烁着,声音比之前要大了些许:“谢谢。新年快乐,王、王耀。”

“所以hero我说你们中国人怎么那么麻烦嘛!过一个新年还不够非要过两个!而且这第二个比第一个要受重视得多。但还是谢谢你啦王耀,新年快乐!”美国嘴角带着不再公式化的真挚笑容,其中蕴含着像是阳光般的温暖,与大海同色的蓝眸里倒映着夜空。

英格兰通透澄澈的森绿眸子里盛着讶异,随即变为了然,语调中带着笑意:“又是新的一年,多多指教啊,耀。以及,新年快乐。”王耀瞥他一眼:“我还要请我们的柯克兰绅士多多指教。”“彼此彼此。”英格兰道。

“什么嘛,王耀你可害哥哥我担心了一路。”眼中冰冷迅速化去,法国似是遗憾地耸了耸肩,“不过你们家人的确是多啊,哥哥我的衣服都被挤出皱褶了。哦对了,新年快乐。”“同乐。”王耀转过身,道。

俄罗斯迟疑许久,终是扬起了一抹不再冰冷的弧度,紫色的眼眸里只剩下中国的身影,伸手与他拥抱,软糯的声音低低地在王耀耳边响起:“露西亚知道你还要赶在零点前去陪你的弟弟妹妹们跨年,也不多说什么了,总之——”

“新年快乐,小耀。”


新年快乐,诸位。

评论(15)
热度(36)
© 海上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